陈朔。

写作谢白秋,读作谢球球。圈内最low文手

[嘉瑞嘉]我本孤身,与月共沉

写给格瑞的生贺。但看起来就像是,写给嘉总的生贺被硬生生拖到了今天。
算是一把刀。

我本孤身,与月共沉

星辰将太阳敲成烈火,让明月沾染上骄阳的光芒。
那一道清辉是太阳沉重的哀伤。
所以,你一升起,就是独属于我的奢望。

你来照我。

“格瑞!”
赤焰山的熔岩喷薄,冲破了嘉德罗斯心中的桎梏。

我将铭记这份狂热与灼痛。

不甘纯粹的元力翻涌沸腾,至于喧嚣。
而嘉德罗斯的夙愿终究难偿。

肆虐天地吧。

嘉德罗斯的速度快的超乎常理,格瑞横起烈斩堪堪挡下这一击。天青色的元力如焰般升腾,在残阳的斜照之下流淌着碎金。
烈斩将烈焰斩碎,火光爆裂飞溅,迸开一朵朵在硝烟中交织着的曼珠沙华。

那是地狱的花。
格瑞。

嘉德罗斯的眼中闪过狂喜,他身上的每一个部件都在超负荷的运转着,而他却也因此,更加渴望这场战争。

你终于肯与我一战了吗?

废墟浓重的阴影之中曾不慎落入一枚金色的童话。
他的炽热光芒,让格瑞仰望着,也回避着;憧憬着,却也憎恶着。

我借着你的光芒。
但若我接受你的温暖,必将灰飞烟灭。

“嘉德罗斯。”
格瑞身形飞退,狠狠地撞在山岩上。后者应声而碎,裂解崩塌。剧烈的疼痛也让疯狂占据了他的大脑。

将你以冰封,将我以消融。

格瑞凝视着那道身影。
他抬手拭去嘴角的血迹,也将清浅的笑意消隐。
一抹殷红刻印在手背上。
他踉跄了几步,将剑尖对准了嘉德罗斯。

——决战。

【尾声】

月亮落下去了,太阳却没有升起。

嘉德罗斯想要融进那一片银色的世界,
而他的温柔,也是被缢死在他的发上。

“格瑞,你败了。”
大罗神通支撑起他的身形。嘉德罗斯跪坐在地上,最终流尽了他一切真诚的、虚伪的骄傲。

星辰是明月最决绝的执念。
它们将太阳撞成碎火,作为无意的复仇。

他亲手将一切毁灭,从此再无人来承载他的爱与悲伤。
太阳无法施舍他的光芒,因而归于黯淡。

嘉德罗斯身上最精密的器械停止了运转。
在意识消弭的前一瞬间,嘉德罗斯伸出手,好像抓住了什么。
他笑了。


我本孤身,与月共沉。

评论(1)

热度(18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