陈朔。

写作谢白秋,读作谢球球。圈内最low文手

假装有标题

我流雷瑞,文风相当简洁
14岁瑞x18岁雷 黑道paro


格瑞曾有一段不为人知的过往。
那是他人生中最为阴暗的一段时期。
以命相搏,换得一线生机。
那一年,格瑞14岁。

万人的死角之中,血雾笼罩。
格瑞落地时悄无声息,不露痕迹的皱了一下眉。
——他的任务目标,已经被清理过了。
这是危险的预兆。
代表着有人比你速度更快,能力更强。
也许他落地的那一瞬间,就已经暴露在了那个人的视野之中。
敌暗我明。
他将手按在了武器上。
“哈。是个小家伙。”
那个人出现了。
紫眸黑发,张扬夺目。
是个很好看的人。
殊不知,这也是那个人对自己的评价。
一闪而过的念想延缓了格瑞出手的速度,仅是一瞬迟疑,就已完全落入下风。
那人的动作很快。尽管格瑞已经做好了十足的防备,但也不过是徒劳。初生的羊羔没有能力摆脱被捕食的命运。
格瑞看不清他是怎么做到的。反应过来时,武器已被卸去,自己也完全受制于人。那人扣住了他的手,格瑞挣脱不得。
格瑞冷静的对上了他的眸。
大凡一死。
两人的眸色很接近。不过那人是较为炫目的紫罗兰,而格瑞却是静寂的紫鸢尾。
“这么有觉悟?”那人却笑了。
格瑞无法参透那人的目的,只是默不作声。
“眼神不错。”那人也不吝惜赞溢之词:“你还没有杀过多少人吧?挺难得的。”
“我对你没有敌意。”那人提醒道。顿了一顿,放开了格瑞。
格瑞看得出来。但他还是有种不舒服的感觉。
就像是,被野兽盯上了一样。
他下意识的退后了一步,又被冰凉的石墙阻住了退势。
“我帮你完成了任务。你不谢我?”
“……”格瑞欲言又止。
他确实猜到了,但是道谢……格瑞尚且没有这个打算。

“我想要你。”那人说。

格瑞暂且不懂这句话的意思。是指被划分为他的手下吗?
“你有名字吗?”那人问。
“格瑞。”格瑞干净利落。(cv:秦且歌)
“好。我记下了,日后我来找你。”那人转身正要离去,却忽然想起了什么要紧的事,又侧过了头。
“对了。你好像还没有问我的尊姓大名。”
这人真讨厌。
格瑞神情一凛。

“我没兴趣。”

很有意思。
这个小家伙,很有意思。
不过,你迟早会记住我的名字。

[高呼吾名!雷——!狮——!]

哇应该没有错字吧。
哇顺便赋诗一首。(呸)

黑眸紫发紫堂幻,紫眸黑发是雷狮。
金光闪闪嘉九岁,紫眸白发嗝儿瑞。
骨骼惊奇金少侠,最帅有马安迷修。

评论(1)

热度(33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