陈朔。

写作谢白秋,读作谢球球。圈内最low文手

[佣兵中心向]雾隐硝烟

*写法借鉴《万火归一》
奈布→庄园时期
萨贝达→佣兵时期
*奈布个人中心向,含轻微杰佣
*是个正经佣兵!

战场的硝烟起初没有这样弥漫四野。萨贝达擦着战场的边缘走过,那里的荒草呈现出毫无生机的枯黄。晚霞在战地降下一层血红的帷幕,无止息的悲歌与哀鸣也就在那里升起。萨贝达抬眼望去。枪林弹雨总要将这层静谧的遮掩撕破的,他想。

信号弹在他面前炸开了浓烟。固有的呛人气味中混杂着一丝糜烂的香气。浓雾并未能影响奈布的行动力。值得他在意的是某种似曾相识的味道。当这种熟悉感在他慢慢接近令他焦躁到几乎抓狂的中心——一台密码机时,也就被消磨殆尽了。“毒药。”萨贝达意识到。

萨贝达知道自己不该大意。即便这里远离战场核心。然后他就眼前一黑,错过了无数次军号吹响。但这并没有关系。尽管PDST给奈布带来了不少麻烦,包括这种并非自愿的颤栗,但奈布确定自己能够战胜它,就像往常战胜他的敌人那样。

好在萨贝达没有错过那声哨响。实际上军号对他完全没有约束力,因为佣兵从不隶属于任何正式的军队。他清醒过来,意识到自己逐渐放大的心跳。

“要来根烟吗?”

“不了。”

萨贝达没有伸手去接战友递来的烟,却与他并排坐下。
“萨贝达,”他吐出一口气,一缕青烟颤抖着自那儿升起,“你真的不会畏惧战场吗?”

“不要告诉我你想当一名逃兵。”萨贝达侧过头去,语气有些冰冷。

我永远不会畏惧战场,他想,而畏惧只是因为更加渴望。

这句话没错。强烈的灯光最后照亮在他脚下。奈布主要到自己异乎寻常的心跳。浓雾逼近了。

急促的心跳声中也许掺杂了恐惧以外的感情。不过奈布现在没有心思去一一辨别。

来吧。

萨贝达的身上有许多伤口。他记得它们的来历,但并不完全。因为那实在是太多了。但唯独那一道最深,最难以愈合,也是萨贝达曾极力想要铭记的伤痕,它的来历,却无可避免的归于遗忘。

萨贝达隐约有个印象:这并不值得。

但他们是同伴。奈布牵制着他的敌人。是同伴,就值得我去牺牲。

奈布从未体验过这样的战场。他失去了与敌人抗争的力量,只能被动逃避。

PDST蕴养的的怯懦植入他的本能,但他清楚,无谓才是他的天性。奈布克制着不让恐惧影响自己。这种隐忍已经濒临极限,再到利刃深深刺穿他的后背时,一切都失控了。

暧昧而又隐晦的喘息声暴露在空气中。奈布跌跌撞撞,恍惚想起了什么。

这是被疼痛生生撕裂的回忆。

萨贝达背着他的战友走出了战场。一步又一步,不知过了多久。

“谢谢你救了我。”他醒来时,就这样说。

“不客气。”萨贝达说。

“其他的人呢?”他问。

“死了。”萨贝达顿了一顿,才说。

“我可以知道你的名字吗?”他追问道。

“奈布·萨贝达。”萨贝达回答道。

“奈布…萨贝达。”他复述了一遍。

萨贝达想说其实你不必用全名来称呼我。而下一刻,一把军刀就剖开了他的后背。

试图治愈这些创伤可能会要了他的命。新伤牵动旧伤更是如此。奈布走投无路,最终翻过了窗台。而这等同于将他送上了四路。

奈布听到有什么东西断裂的声音。那声音很轻。
接着他意识到,他跌倒了。

浓雾缠绕着他。糜烂的香气夺走了他的神志。

“毒药。”他想。“也许你就是毒药。”

我在胡思乱想些什么?

狩猎游戏是不是降下了序幕?

而你又将会如何处置我呢?

他抽出了那把军刀。他本打算将萨贝达埋葬在这荒郊野外。可是当他掘开第一抔土时,就放弃了。累死了。麻烦死了。他这样觉得。反正这里算是个野兽聚居的地方。就这样算了。

于是他就将奄奄一息萨贝达抛在了这里。

“如果活下来的只有我,”他说,“那我就可以独占酬金了。”

这并不值得。萨贝达想。我可以让你从我这里拿走你想要的。

看我流血而尽,欣赏我的垂死挣扎吧。奈布喘息着。如果你想要这样。

他消失在萨贝达的视野中。这时浓雾散尽,现出一个人影。

我不在乎这些。

奈布·萨贝达最后又想。






*因为奈布奉信自由。相信“各人有各人的选择”。所以他不在乎战友的背叛,也不在乎杰克会对他怎样,更不在乎自己因为他们的选择而导致的下场。

私心还是打了个杰佣x

[雷安]你要和我绑情缘?(一)

Title:你要和我绑情缘?
CP:雷安
游戏:剑网三

注:
第一章是雷狮主场。安迷修在下一章。
论坛体有。弹幕体有。糊弄人的玩意儿也有。
剑网三95年代之后就没怎么玩过了。重置之后就没关注过游戏动态。技能更新我不了解,打斗场面和指挥场面你们瞎看看就好,我自己反正就是个菜鸡,没打过gf手法菜的一比。在这些方面就别纠错了。
如果以上OK请继续阅读。

设定:

雷狮:阵营指挥。恶人统战帮帮主。原雷王星核心成员,游戏id风起雷隐,后转服改名。现帮会雷切,id剑起惊雷,简称起雷。昵称雷总。
帮会:雷切(纯恶人)
分会:雷切后台电场(中恶)
游戏账号:
剑起惊雷(霸刀·成男·恶人谷)
风宿城(万花·成女·浩气盟)

安迷修:游戏主播。主玩PVP,沉迷jjc,不混战场和攻防,小号众多,喜欢帮妹子上段。偶尔直播撩妹。游戏id城安,昵称安哥。
帮会:我的蓝条在哪里(中浩pvx,帮内全是安迷修小号↓)
城安(纯阳·成男·浩气盟)
城小安(纯阳·正太·浩气盟)
安小城(七秀·萝莉·浩气盟)
(以下略)

雷狮原本是浩气盟某大帮的三把手。操作一流,指挥才能出众。帮会战场,野外劫镖与反劫镖基本是由他指挥。
雷狮本来无心统战指挥的位置。后来浩气盟处于劣势,各大指挥纷纷跳槽,雷狮也就顺势坐上了这个位置。
他愣是在浩气盟暂处劣势的情况下强行倒了老王。此一战奠定了日后浩气盟的强势。
雷狮的地位越来越高,个人粉丝也逐渐成群。但他的人品不怎么好,可以说是非常嚣张。随着人气的日益高涨,各大论坛掀起了一股撕雷狮的狂潮。正巧这时雷狮受到了浩气盟高层的打压,处于绝对劣势的浩气盟又在他的指挥下被恶人谷倒了老谢,一来二去雷狮就被推到了风口浪尖上。
雷狮点开了本区浩气盟的论坛。
[818某指挥的丑恶嘴脸]
[某指挥要不要这么脸大?借人上位还这么嚣张?]
[笑死我了。起雷原来是我们恶人的卧底吗?]
[某指挥要跳槽就快点跳,浩气盟不缺你这条恶人谷。]
雷狮十分冷静的看过了首页的帖子。
书房里仅能听到他轻点鼠标的声音,一时间安静的有些过分。
雷狮勾起了一抹冰冷的笑意。他倒是没把这些尖酸刻薄的诋毁放在心上。
一场彻头彻尾的闹剧而已。
他不介意把事情闹得更大。
因为。他就是这样一个追求刺激,耽于快感的人。

[标题:某些人想要玩垮浩气,我奉陪。]
[帖主:Luxray]
[正文:我说了。没有我,就没有现在的浩气。
这区服上几个赛季谁占优势大家都清楚。当时恶人谷三路据点打穿直逼武王城,浩气高管退服的退服,跳槽的跳槽,只有我们这个帮会在坚守。哈。当时恶人谷的统治指挥是说三周打得我们只剩南屏不然退服的吧?也不清楚他到底退了没有。
后来局势怎样?金水、巴陵、洛道、瞿塘这些据点是怎么拿回来的,不必我多说。绝对劣势下谁倒了老王,你们也都清楚。后来大大小小攻防逐渐走向优势又是谁指挥的,你们也应该记得。
欲加之罪何患无辞。不过你们也就你嘴上说说了。
我指挥下的攻防没可能会输。老谢是倒了,但攻防,是我们赢了。
我在频道里说过不下十次。保老谢没用。要的是结果。恶人不顾一切倒老谢就让他们去。他们的兵力集中在那里,别的地方自然就会薄弱。把这些薄弱的环节逐个击破,我们自然就赢了。
至于。为什么赢得这么艰难?
因为浩气盟要反了。散人就不说了,某些浩气大帮非得纠合帮众去保老谢。笑了。不懂你们什么心理,老谢倒了攻防一定会输一样。
还有。借人上位。你大概忘了当时浩气总共只有几个吧?
一个游戏而已。我本来不想太较真。但这个区服的浩气也算是我一手带起来的,我还是保有一点感情。
我倒是看出来了。某些人想要玩垮浩气。没事,我乐意奉陪。
明天转阵营。
对了。这可是某些人逼的。到时候别哭着求我回来。
哪天恶人攻防指挥交我,哪天我就把浩气盟打爆。然后,我退服。
我说到做到。]

评论

3L 楚戈_钟鸣
浩气盟你一手带起来的??你算个什么东西?快滚回恶人吧苟B
Luxray 回复 楚戈_钟鸣:哦。楚戈什么时候也收你这种弱鸡了?真令我失望。

4L 醉挽浮生
老谢是信仰啊。能保住为什么不保?起码的浩气盟归属感呢?
Luxray 回复 醉挽浮生:你还未成年吧?就别混阵营了。

5L 章台楼高寒雪出
恶不恶心人。什么浩气反了?浩气你一人的?脸真大啊雷总。#呵呵

6L 我是起雷小迷弟
我不管!我先吹爆起雷!这个语气也太帅了吧?!我爱起雷一万年呜呜呜呜呜#爆哭

7L 剑影流风
有些成绩就自认为了不起了,以为自己是浩气盟的什么人?还是请您滚吧。浩气有你没你一样。
Luxray 回复 剑影流风:您能代表浩气,您厉害。趁我现在还有这个指挥权,让你算了。

……

113L 用户13625843155
快转阵营啊。期待您打爆浩气盟呢雷总?
Luxray 回复 用户13625843155:你是浩气还是恶人?

114L Aquarius
@浪子不回头1788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年度大戏哈哈哈

117L 浪子不回头1788
#嗑瓜x3 看戏看戏,起雷这次玩笑开大了。

118L 起雷俺嫁
我不觉得是在开玩笑!雷总就是有这个实力!!雷总转阵营我就转!!!我就是脑残粉咋滴!!!!

……

213L 朔风鸣(知名雷粉)
真打算来我们恶人啊老雷?#鼓掌
手机用户29280 回复 朔风鸣: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老雷,实力黑粉就服你一个!

218L 魂落归尘(恶人第一大帮帮主)
走过三生路,终老恶人谷。转过来就是我们兄弟,恶人从不记前嫌。归尘上下十四分帮都挺你。#鲜花x3
Luxray 回复 魂落归尘:交指挥权吗?
魂落归尘 回复 Luxray:交。不过最好先入一下我们帮?
Luxray 回复 魂落归尘:成。

227L 只影孤身
阵营高层就是爱闹内讧。我们帮主当时也是被这么逼过来的。唉,怎么说,还是对浩气有点失望吧。这次逼得起雷也转阵营,我就有点心寒了。起雷做出的贡献都被你们吃了是吗?你们对得起起雷吗?
不说了。这游戏玩够了我也该A了。

229L 我是起雷小迷妹
雷总霸气!

……

273L 楚戈_君珩(楚戈帮主)
所有浩气指挥我只服起雷一个。他太强了。
上上个赛季浩气只剩一个ww(武王城),当时的沙盘红得让人心寒。我们各大统战帮已经决定把ww放了,等沙盘刷新。那次小gf我们都没有组织成员进图,里面只有散人和一些执意坚守的浩气兄弟(谢谢你们,真的很让人感动)。那时候阵营频道忽然被刷屏。说是据点被守下了,当时还以为是我们浩气朋友的自我安慰。后来我还是自己亲自进图看了一下。结果完全惊了。据点还在,恶人被我们埋复活点了。
我知道现在恶人被埋复活点正常。但你们想想,恶人哪次野外被埋复活点不是起雷指挥的?我敢说,这全是起雷的功劳。这不是理所当然,除了起雷没有哪个指挥能做成这样。
他的确有资格嚣张,完全不过分。
但当时的局势是,恶人三百多,浩气只有一两百,最后那次攻防恶人不仅没有拿下ww,甚至还大败了。
然后那次的指挥就是起雷。
而且起雷没有借人上位。一些hq要不要这么无脑?恶人浩气势均力敌的时候几大指挥都在,借人上位在这时最好使,但当时有谁听说过“剑风起雷隐”这个名字?
我开始接触起雷是有一次雷王星帮我们楚戈指挥战场,派了这么一个名不见经传的人过来。当时我还开玩笑跟太子(雷王星当家)说,我说太子啊,你咋不让剑鸣(剑鸣雷,浩气统治指挥之一)过来?结果太子跟我说,起雷比剑鸣更厉害。我是真以为他在开玩笑,比剑鸣还厉害为什么不给他分一个指挥权?
后来才知道起雷是拒绝领这个指挥权。理由是,浩气指挥够人了,抢人家位子没意思。
他最终是在浩气指挥完全空缺的情况下上位的。在浩气最劣势的时候他站出来了,他没有像其他指挥那样转服跳槽,而且也确实领着浩气走向优势。当时的那些据点机会都是在起雷指挥下拿回来的。再往后大大小小几百场攻防,起雷指挥的时候输过几次?扪心自问,此之前还有哪个指挥能做到这样?起雷走了你们就以为还能这样理所当然的碾压恶人?
起雷,我支持你转阵营。让某些浩气醒悟过来。
Luxray 回复 楚戈_君珩:我喜欢听实话。

……

313L 帮天炸山河
你们是想笑死我吗?
指挥能有多大作用?他就是给不懂的菜鸡指明方向,真正决定胜负的还是阵营的个人。ww那次是因为进图的都是浩气盟精锐了,而恶人散人漫天,这才被我们大败。换成一个瞎指挥的都能做到这样。#呕吐
指挥主要是凝聚人心,这一点我还是挺佩服你们雷总。指使人的语气我听着都反胃,偏偏你们这群人还挺顺从。#呕吐
某些人是因为过分神化起雷了。所以很听指挥,不管指挥得怎么样,阵营的人只要全听指挥的话就肯定能赢。而起雷好像创造了一个奇迹,一百人大败四百人,所以浩气就盲从了他。
起雷,你来我们不欢迎你,你走我们浩气上下千万兄弟都高兴。#呕吐

314L 百里孤雁
313sb?你来指挥一个啊?你是怎么能脸厚到代表全浩气的?恶不恶心人?

……

372L 你算是哪块小鱼干
并不是什么大人物,就出来几句。
我比较喜欢浪野外。大家都知道,无论哪个服阵营大体局势是什么,野外都是恶人占优势,没办法,恶人太多了,而且平时没有进图限制。起雷没来指挥野图之前,无论我们组织成什么样,最后都会被恶人打爆。在人数方面恶人实在是太霸道了。
但是,真的。跟着起雷之后恶人就真的再也嚣张不起来了我是真的服。我记得那天起雷领着百来号浩气,把恶人堵的连据点都出不来。后来恶人又来增援,没用,全被埋复活点。恶人指挥开始组织,起雷就招揽浩气进图,活生生打成一场小攻防。
然后,起雷,真的,太霸气了。不是我说,全剑x三指挥里起雷的声音是最好听的。听他指挥简直是一种享受。恶人当时毫无招架之力,他们的指挥在频道里不断给恶人道歉,说的是:对不起恶人兄弟,真的没办法。起雷太强了,真的,对不住。我水平不够。
起雷当时说的话我现在还记得。
“想不想打进据点啊。”
我们说想,他就真的打进去了。
我们堵恶人堵了很久。起雷就问我们:
“还堵吗?”
我们说,堵啊肯定堵,机会难得,不能放过。
起雷当时笑了一下,然后说:
“(机会)以后多的是。我问你们现在还堵不堵。”
我们就说,堵,堵上那么一天,让他们跑不成商。
起雷当时没有惊讶,就是反问,就只是为了确定。
“堵一天?”
“可以啊。没问题。”
然后从下午三点一直堵到当天跑商结束。起雷当时嗓子都快哑了。
不多说。你们可以翻一下恶人对起雷的评价,自己体会。
Luxray 回复 你算是哪块小鱼干:记得挺清楚啊。
你算是哪块小鱼干 回复 Luxray:啊啊啊被回复了!!!雷总我是你个人粉啊!!
Luxray 回复 你算是哪块小鱼干:嗯。

……

417L Midnight dist
我是一个pvbb,这次我站起雷。
顺便一提我是个恶人。
起雷没指挥之前,我们区服一直是恶人占优势。不论野图还是攻防,浩气被我们埋复活点的次数都是多一些的吧?
我就直说了吧。
你们浩气现在之所以如此强势,就是因为起雷。我一直是这个观点,而且我曾经写过分析,不嫌麻烦可以看一下:https://discuss.bidiu.com/mdd/topic_id=2575408601
今天不是评点起雷的功绩,而是分析起雷是为什么走到这一步。
第一,论坛无脑跟风的人多。第二,起雷人品不怎么好。第三,雷王星高层在打压起雷。
第一点不用我说了吧。说都说烦了。
第二点。起雷最大的、也是唯一的撕点,他人品不好。看到这个我笑了。你们接触过起雷?起雷渣了你们家妹子还是汉子?没有实锤别乱说,九岁小朋友都替起雷心疼。起雷反倒是情缘最少的阵营指挥了吧?哈哈。被这样诬陷都还能忍,我觉得这人品可以。
起雷脏话说得少,你们可以翻一下,他的每条回复几乎都没带脏字儿,素质满分。当然如果弱鸡也算作脏话...那大家当我什么也没说。#滑稽
大部分并不是觉得起雷人品不好。而是看起雷不爽。因为起雷的指挥风格很难让某些人接受。(索性指名道姓某些阵营狂热分子。他们本来就看不起阵营指挥,而起雷指挥……一言难尽。我先说明这是褒义。)这无可厚非。为了调动士气,每个指挥都会形成他独特的风格。我们恶人龙门指挥是个妹子,风格就温婉一些。(笑)但是耐不住广大男性玩家怜爱妹子啊,所以我们战斗力也算挺强。然后起雷的话,他的个人风格太强烈了。他总是用一种上位者的命令式语气来指挥,但他明显不是刻意的。他的语气自然到像是从骨子里带出来的一样,已经成了习惯。某些人不爽可能就在这里。(但是架不住你雷总声音好听啊)
总之。起雷浓浓一股霸道总裁气息。
第一次听起雷指挥可能会有点不爽,但到最后你不得不服他。就算你觉得他做错了,但最终的结果都是大家乐意看到的。哎。其实他就是一个暴政的君王。他的功绩无人能比,也不可否定,但总有些不服管教的人想要推翻他的统治。借用起雷本人的话,这些人其实也就能嘴上说说。但是说的人多了,无脑跟风的人就多。起雷就这样被说成黑的了。说成黑的之后很快会被洗白,因为起雷本来就没有错。
但是。第三点。很明显,雷王星的高层在打压起雷。这样风口就被这些高层掌住了,起雷一个人势单力薄,等到被洗白的那天有点难。不知道你们浩气怎么这么爱折腾,一连十几个帮会跳出来反咬起雷一口。有意思的是,这些帮会的据点有些还是起雷帮忙打下来的。狗都知道报恩呢?
好了。我大概知道起雷的个性挺强。他忍不下去在我意料之中。哈哈哈但他还是太霸气了。你雷总觉得洗白没意思!他就要痛痛快快的报复回去。全剑x三也就他一个敢这么狂,而且他也的确有能力这么狂。
最后预祝你们早日哭着跪求起雷回归!
Luxray 回复 Midnight dist:你懂我。


三天后,雷狮转阵营到了恶人。
此前雷狮几乎是打穿了整个恶人谷。恶人很是认同他的实力。
雷狮果然没有让恶人失望。
周二小攻防,雷狮拿回了恶人一直没能拿下的扶风郡。(恶人跑商最短路线:扶风—昆仑过图—飞沙关)
扶风郡掉了难得再打回来。尽管算是十分重要的跑商点,但恶人对拿回它的热情并不是那么高涨。
因为扶风群前十二箭塔,基本上是最难打的点。恶人上次掉点还是因为大旗卡掉线了。也不知道雷狮是怎么做到在恶人不出意外的情况下拿到这个点的。
不过他当初拿下了这个点,自然也能再拿一次。稍微有点麻烦的是浩气复活点离据点比较近,战场补充比恶人迅速。
雷狮开始指挥没多久,就愣住了。
“……”
“哦?他们把大旗关据点外了。”
出了点小状况。浩气那边很快就处理掉了。
“卡掉的退团。3团和新进图的去浩气复活点。”
恶人的dps实际集中在复活点。大旗附近的恶人半数以上都是奶。
雷狮没打算在这时拿下大旗。
数十恶人几乎埋死了复活点。大旗那边两边相持不下,看起来倒是浩气占了优势。
但其实。浩气盟根本无法得到战场支援。
势头有些不对。浩气指挥将战场转移到了复活点。而就在这时,雷狮又收回了复活点附近的dps。
调虎离山。
“没在图的抽空听下浩气频道。这个点我们拿定了。”
雷狮勾了勾唇,去过一旁已经半凉的茶水润了润嗓。
“世外坡那边怎么样?嗯,还在。孤酒上来,我去世外。”
这天,雷狮同时拿下了扶风与世外两个据点。
就像是被点燃的引子。蜿蜒燃烧,再将烟火引爆。
雷狮说到做到,攻下武王城的那天,他就改了个名,转服了。
此后他又A了一段时间。再回来时,江湖依旧风平浪静。
他在新服建了个帮,无意过问统战指挥。很是清闲,却也乐得自在。


TBC.

[嘉瑞嘉]我本孤身,与月共沉

写给格瑞的生贺。但看起来就像是,写给嘉总的生贺被硬生生拖到了今天。
算是一把刀。

我本孤身,与月共沉

星辰将太阳敲成烈火,让明月沾染上骄阳的光芒。
那一道清辉是太阳沉重的哀伤。
所以,你一升起,就是独属于我的奢望。

你来照我。

“格瑞!”
赤焰山的熔岩喷薄,冲破了嘉德罗斯心中的桎梏。

我将铭记这份狂热与灼痛。

不甘纯粹的元力翻涌沸腾,至于喧嚣。
而嘉德罗斯的夙愿终究难偿。

肆虐天地吧。

嘉德罗斯的速度快的超乎常理,格瑞横起烈斩堪堪挡下这一击。天青色的元力如焰般升腾,在残阳的斜照之下流淌着碎金。
烈斩将烈焰斩碎,火光爆裂飞溅,迸开一朵朵在硝烟中交织着的曼珠沙华。

那是地狱的花。
格瑞。

嘉德罗斯的眼中闪过狂喜,他身上的每一个部件都在超负荷的运转着,而他却也因此,更加渴望这场战争。

你终于肯与我一战了吗?

废墟浓重的阴影之中曾不慎落入一枚金色的童话。
他的炽热光芒,让格瑞仰望着,也回避着;憧憬着,却也憎恶着。

我借着你的光芒。
但若我接受你的温暖,必将灰飞烟灭。

“嘉德罗斯。”
格瑞身形飞退,狠狠地撞在山岩上。后者应声而碎,裂解崩塌。剧烈的疼痛也让疯狂占据了他的大脑。

将你以冰封,将我以消融。

格瑞凝视着那道身影。
他抬手拭去嘴角的血迹,也将清浅的笑意消隐。
一抹殷红刻印在手背上。
他踉跄了几步,将剑尖对准了嘉德罗斯。

——决战。

【尾声】

月亮落下去了,太阳却没有升起。

嘉德罗斯想要融进那一片银色的世界,
而他的温柔,也是被缢死在他的发上。

“格瑞,你败了。”
大罗神通支撑起他的身形。嘉德罗斯跪坐在地上,最终流尽了他一切真诚的、虚伪的骄傲。

星辰是明月最决绝的执念。
它们将太阳撞成碎火,作为无意的复仇。

他亲手将一切毁灭,从此再无人来承载他的爱与悲伤。
太阳无法施舍他的光芒,因而归于黯淡。

嘉德罗斯身上最精密的器械停止了运转。
在意识消弭的前一瞬间,嘉德罗斯伸出手,好像抓住了什么。
他笑了。


我本孤身,与月共沉。

幻想一下雷狮和安迷修打架

我流雷安雷,校园pa
我可能是玄幻小说看多了吧
文风相当简洁,内容简陋不堪

安迷修撞见了正在勒索保护费的雷狮。
准确来说,是雷狮故意被安迷修撞见的。
(保护费收取模式请参考手书《今天你雷狮爸爸不上课了》)
安迷修按捺不住了。
正义的骑士挺身而出。
“雷狮!”安迷修大喝一声:“我,安迷修,今天就除恶扬善,替天行道!”
安迷修抽出了双剑,双脚点地,借力向前。
哈?
雷狮慢不经心(装的)的瞟了他一眼。
安迷修的速度很快,仅仅只是一个照面,就已杀至雷狮身前。雷狮身形一闪,流焱所带动的炎流从他身旁擦肩。火光几乎充斥了他的视野,雷狮向后腾越。
安迷修落地后并未滞留,而是瞬间扭转去势直追雷狮。
雷狮悬浮在空中,原力凝结的雷神之锤瞬间成形。
“安迷修。你觉得这样的打斗,很公平吗?”
不很公平。一言不合动手的是他,算得上是偷袭了吧。
安迷修身形一滞。
雷狮瞅准了安迷修的分神之际,原力不断注入武器。
“呵。”雷狮冷笑一声,雷神之锤自上而下,轰向地面!
……大意了。
千钧一发之际,安迷修架起了双剑。
正面交锋。
雷神之锤所带的巨大压力迫使安迷修单膝跪在地上。
玉石之璟照进那一片紫罗兰的花海,两方世界顿时夺目耀眼。
宝石流霞。
原力盈满双剑,冷热流融会交织,凝晶主导的冷流为中心,热流逆转,隐隐形成了一个气旋。
上升气旋。
不可抗的离心力荡开了雷狮。
雷狮踉跄后跌。
安迷修将凝晶插入地面,流焱逆转,抵消了残存的旋力。
精彩。雷狮暗道。
他居高临下,饶有兴致的看着安迷修。
安迷修的眼中有着被他引燃的怒火。
“很不错嘛,安迷修。”
雷狮扛起雷神之锤,而那雷神之锤的末端,隐隐有暗雷涌入。空中游离的电子迅速聚集,犹如万千臣民朝见自己的王。
雷神之怒。
一方区域被渲染成妖丽的紫色。
电场力的禁锢之下,安迷修几乎动弹不得。
偶有细微电流蹿入,引起一阵酥软。
“呃……嗯……”(cv:弓与蛇)
安迷修额前的碎发被冷汗濡湿,他紧握住双剑。
雷神之锤缓缓落下,这一次的威压更胜方才。
避无可避。
安迷修拔出了凝晶。凝气结晶。四周的空气温度骤降,淡蓝色的雪花纷舞坠落。
凝晶引导下的超低温中心缓缓扩散,荡尽区域中一切电介质的存在。失去了介质的雷电只有电光闪烁,再无威胁。
紫色的世界被冰蓝色取而代之。
“咳…。”安迷修一时疏忽呛入了冷气,难受的紧。
雷狮那边更为难受。
紫气流动,将雷狮护在其中,方才削弱了冷气对他的影响。
雷狮一敛眸,看清了冰雾之中安迷修的动作。
安迷修反握流焱,炽烈流焱迸发,千万冰雪消融。
冷流既出,热流自然如影随形。
冰蓝与火红交相辉映,隐隐一抹碧色飘转。
如他的眼睛。
雷狮这时就想,沦陷在这样的眼睛中,也不算丢人。
凝晶升华,隐隐有水雾弥散。
凌乱了他的发。
声势浩大的过招将两人的原力消耗殆尽。
还打吗?
两人对视一眼,彼此得到回复。
打。
不管是以何种方式,他们都一定要决出胜负。

安迷修跨坐在雷狮的身上,手中的流焱摇摇欲坠。
他是真的连拿剑的力气都没有了。
“你是杀还是不杀啊。”雷狮被逗乐了。
“……”安迷修神情古怪的看了他一眼,将剑弃在一边。

没了……真没了。后续自己脑补吧!

哇应该没有错字吧?
哇神仙打架真难写!





哇我刚刚打错tag了哈哈哈哈哈蠢哭自己

假装有标题

我流雷瑞,文风相当简洁
14岁瑞x18岁雷 黑道paro


格瑞曾有一段不为人知的过往。
那是他人生中最为阴暗的一段时期。
以命相搏,换得一线生机。
那一年,格瑞14岁。

万人的死角之中,血雾笼罩。
格瑞落地时悄无声息,不露痕迹的皱了一下眉。
——他的任务目标,已经被清理过了。
这是危险的预兆。
代表着有人比你速度更快,能力更强。
也许他落地的那一瞬间,就已经暴露在了那个人的视野之中。
敌暗我明。
他将手按在了武器上。
“哈。是个小家伙。”
那个人出现了。
紫眸黑发,张扬夺目。
是个很好看的人。
殊不知,这也是那个人对自己的评价。
一闪而过的念想延缓了格瑞出手的速度,仅是一瞬迟疑,就已完全落入下风。
那人的动作很快。尽管格瑞已经做好了十足的防备,但也不过是徒劳。初生的羊羔没有能力摆脱被捕食的命运。
格瑞看不清他是怎么做到的。反应过来时,武器已被卸去,自己也完全受制于人。那人扣住了他的手,格瑞挣脱不得。
格瑞冷静的对上了他的眸。
大凡一死。
两人的眸色很接近。不过那人是较为炫目的紫罗兰,而格瑞却是静寂的紫鸢尾。
“这么有觉悟?”那人却笑了。
格瑞无法参透那人的目的,只是默不作声。
“眼神不错。”那人也不吝惜赞溢之词:“你还没有杀过多少人吧?挺难得的。”
“我对你没有敌意。”那人提醒道。顿了一顿,放开了格瑞。
格瑞看得出来。但他还是有种不舒服的感觉。
就像是,被野兽盯上了一样。
他下意识的退后了一步,又被冰凉的石墙阻住了退势。
“我帮你完成了任务。你不谢我?”
“……”格瑞欲言又止。
他确实猜到了,但是道谢……格瑞尚且没有这个打算。

“我想要你。”那人说。

格瑞暂且不懂这句话的意思。是指被划分为他的手下吗?
“你有名字吗?”那人问。
“格瑞。”格瑞干净利落。(cv:秦且歌)
“好。我记下了,日后我来找你。”那人转身正要离去,却忽然想起了什么要紧的事,又侧过了头。
“对了。你好像还没有问我的尊姓大名。”
这人真讨厌。
格瑞神情一凛。

“我没兴趣。”

很有意思。
这个小家伙,很有意思。
不过,你迟早会记住我的名字。

[高呼吾名!雷——!狮——!]

哇应该没有错字吧。
哇顺便赋诗一首。(呸)

黑眸紫发紫堂幻,紫眸黑发是雷狮。
金光闪闪嘉九岁,紫眸白发嗝儿瑞。
骨骼惊奇金少侠,最帅有马安迷修。